新闻热线:0557-3035678投稿:suzhouxinwenwang@126.com广告投放:0557-3054418
首页 > 正文

许桂林其人其文
2019-01-30 09:21   来源:桂林   作者:  张升平 

作者:张升平

我简陋的书架上排列着很多书籍,有文学的、历史的;有现代的、古典的;也有精装的,简装的。闲暇时随手从书架上抽一本书籍,悠然地坐在沙发上,用手摩挲着它的封面,翻阅着它的内容,一种惬意和满足就会油然而生,遂觉得人生是那样的美好。

在我的这些林林总总的书籍里,有一本许桂林先生的文集《永远的回忆》,我很喜欢,因此它就得到了在书架“前排就坐”的待遇,只要是有时间,就把它抽出来,认真地阅读,细细地品味。它有着朴素而淡雅的封面,有着流畅而淡雅的文笔,有着丰富而足以陶冶读者性情的内容,几年以来,我一直把《永远的记忆》当成一本指导我写作的“教科书“,坦率地说,它对我的写作水平的提高,文学视野的开阔,作用是不言而喻的。

正值春节,虽是暖冬,但毕竟还是冬天,天气有点寒冷,没有大事不出门,正好在家读书,鬼使神差地又掂起了桂林先生的这本“回忆”。

怨恨可以没有原因,喜欢一定要有理由。

这本书是好读的,它有质朴的文字,就像是老舍的作品,按照斯德哥尔摩那些“诺贝尔文学评审委员会”官员的观点,老舍先生永远也没有机会获得“诺奖”,但是谁也没法抹煞他的文学成就。桂林先生的文字也是平易的,他的作品里,一点也不会用生僻冷涩的语言以显示其高深,他就是用带有生活气息的笔触书写生活,用平民的心态去感悟这个世界。

所有为大众服务的艺术家,眼光永远都是向下的。

一段时间以来,经常可以在报刊上读到一些弥散着脂粉气的文字,也不能说那些作者文笔不雅,刻画不真,但是看多了才子佳人,总给人一种虚脱的感觉。其实,文学的价值,不能仅仅只是娱乐,文学的内容,不单单是奇闻轶事八卦掌故,还应该有深刻的思想!文字大同,板式小异的脂粉气十足的文字,总有一天会被读者抛弃。须知不是所有的读者都和那些作者有相同的审美,散文的本质还是生活,写景状物、叙事抒情,关注大众生活和身边的感动,还应该是散文应该追求的东西。

桂林先生的散文里找不到矫首挠姿的只鳞片爪。

桂林先生的作品是深邃的,他的文字里既有历史的沧桑,还有现实的元素;既有对过去的描述,也有对未来的思考。

作为一个作家,许桂林先生是幸运的,他十七岁就离开上海 到被称为“安徽的西北利亚”阜阳农村插队,二十四岁就在《安徽文学》发表小说作品,以后又在作协文联宣传等部门工作至今,他有着丰富的生活积淀,再加上他有农民似的勤奋努力,所以《永远的记忆》写的那么感人,就不难理解了。

与桂林先生的文字亲密接触是快乐的。

桂林先生已经有两部作品问世,一部小说集《两个世界之间》,一部散文集《永远的记忆》,这在一些人看来“产量”是不多的,但这正是他的最可贵之处,他只想把精品呈献给读者。

《雨花》杂志资深编辑蒋寿山先生在谈到他的电影剧本《琵琶行》时说:“《琵琶行》是一个好剧本,更是一篇好散文,文字太美了,读来赏心悦目!”这是蒋先生对他戏剧文学的评价,其实更是对他所有作品最公允的理解。一个作家的作品,能得到一个老编辑这样的推崇,难道还要再说其他的吗。

桂林先生是上海人,十七岁就来到淮北一个乡村插队,因此他也就成为一个地地道道的淮北人,他的诗里、散文中展现的都是充满皖北地域特色的地瓜香味,他用生动贴切的文字对他的第二故乡涡阳的乡情民情做了细腻的描写,一条浑浊的涡河成了他文学创作不尽的源泉,一段挥之不去的乡情,就是他文字流淌的浓浓血脉。

在创作小说、散文的同时,桂林先生也写诗歌,他的诗很少运用现代技巧,绝不用隐晦艰涩新派词语,只是用情的铺陈,用心的倾诉,譬如《等待》:

你走的时候/秋风卷黄了枯叶/天边正悬着/一弯新月。 你走的时候/满天下散满霜/寒塘里正映着/残枝败叶。 你是带着创痛走的/你发誓这辈子不再回来/你是含着泪水走的/你说要走出一个希望的明天。 整整十三年/春风战胜了严寒/ 你却为什么不回来/然而我的希望不绝/我的思念不灭/我在等待/我知道你会回来。

桂林先生的诗且如此,散文、小说更是坚守平淡质朴的个性,摒弃哗众取宠邀功自恋的文风,我觉得他的文字风格很接近老舍、贾平凹、路遥等文学大家,《四世同堂》的语言,读起来,连小学三年的读者都不会觉得艰难,但阅读后却留给读者很多的感动,这就是文字的魅力。路遥的《人生》、《平凡的世界》无不是以平淡的文字打动读者的心灵。

桂林先生的散文无论是写人的《父辈的心事》,还是《母亲的心在天涯》;无论是《姐姐》,还是《永远的记忆》都以感人的情意取胜,不用时髦的文辞装饰,这就是桂林散文最大的亮点。他的《父辈的心事》我读了许多遍,每读一遍,我都有新的理解和收获,文中的父亲和大爷几十年的恩恩怨怨直到父亲去世也没能了结,但我从字里行间分明看到大爷和爸爸的相互牵挂的袍泽之情。

你要领略桂林先生的写作成就,你就不能不阅读他的电影剧本《琵琶行》和报告文学《山洪冲不走的风范》,他们一个刻画的是唐代大诗人白居易,一个写当代焦裕禄一样的乡镇干部蔡玉昊,一古一今的两个人,倾注了作家才华和激情。

我的老师孟青禾先生曾经谈到过桂林先生的为人,说他做事公正和无私,言语中充满了一个老作家对桂林先生的赞赏。孟老师是一个德高望重的老人,又是宿州市的文学前辈,他肯定不会无缘无故地褒奖或者贬低一个人,我相信孟先生的判断是正确的。

一个作家,我们推崇的不仅仅是他的作品,更重要的还有他的品格。我觉得桂林先生在这两方面都是优秀的!

我没见过桂林先生,我只在《永远的记忆》的扉页上看过他的一帧照片:一件体恤,一副眼镜,一脸温和,一身淳厚,肯定也有一腔热情,一股正气。



相关热词搜索:

?
关注我们
微信公众号